而如今一道会唱越剧能为中考加三分的政策一经提出,中考加分关系到无数考生的前途和命运

一直以来,中高考的加分政策是社会关注的焦点,也是引发招生、录取过程中产生“猫腻”的重灾区,而凌乱、繁琐的加分政策会让学生、家长一头雾水,也给许多用心不纯的人制造暗箱操作的可乘之机。在这种情况下,部分人会给加分政策定义为不折不扣的“走后门”。

近日,浙江嵊州教育部门出台了一项新政策,会唱越剧的特长生,可以在中考时加3分。对此规定,部分家长认为不公平,也有人对加分的具体操作表示担忧。

为了让古老的越剧生存下去,最近浙江省嵊州市教育部门出台一项新政策,将越剧纳入艺术特长项目,规定从2016年起,凡是通过越剧特长测试标准的嵊州考生,都可以在中考成绩中获得3分的加分。

起源于浙江嵊州的越剧,是中国第二大剧种,在国外被誉为“中国歌剧”。同中国其他剧种一样,如今越剧也面临青黄不接、后继无人的窘况。为了让古老的越剧生存下去,嵊州市选择“从娃娃抓起”,当地教育部门出台的一项新政策规定,会唱越剧的特长生,可以在中考时加三分。然而规定一出,却引发不小的争议,甚至有家长质疑有失公平。

起源于浙江嵊州的越剧,是中国第二大剧种,在国外被誉为“中国歌剧”。同中国其他剧种一样,越剧如今也面临青黄不接、后继无人、听众群老化的窘况。作为一个传统文化爱好者,我觉得嵊州的这种做法值得一试。

起源于嵊州的越剧,堪称“华夏第二大剧种”,在国外更享有“中国歌剧”的美誉,但随着时代的变迁、生活方式的多元,越剧却逐渐走向边缘化。为了振兴“本土文化”,地方政府在政策上给予一定的支持无可厚非,为此采取一些必要的激励举措也未尝不可,但借着振兴之机将越剧传承与升学考试过度勾连,却有失公允,实不可取。

关于这一点的忧虑,国家教育部其实早出台了相关规定。《关于进一步减少和规范高考加分项目和分值的意见》中说明,自2015年1月1日起,取消奥赛、科技类竞赛、省级优秀学生、思想品德突出者、重大体育比赛、国家二级运动员等6项全国性鼓励类加分,只保留如烈士子女等5项扶持性加分项目,为中高考的公平竞争性再添一道保障屏。而如今一道会唱越剧能为中考加三分的政策一经提出,又重新将考试加分拉入舆论讨论中,众家观点博弈,说法纷纭。

戏曲艺术越来越淡出年轻人的视野,主要有三方面原因:一是电视的冲击。自从电视走进千家万户,人们一有闲暇就沉浸于泡沫剧中,很少去剧院看戏,也很少参加社区或村社自乐班的活动。二是应试教育的冲击。孩子的课外活动(包括寒暑假活动)被严格控制,少有机会接触戏曲。三是戏曲的形式特点与现代生活节奏存在着一些矛盾,戏曲是“慢”的艺术,而年轻人比较青睐快餐式消费文化。

一方面,在各地加分项目大瘦身的现实语境下,当地教育部门此番出台的“中考新政”无疑显得太过另类。中考加分关系到无数考生的前途和命运,历来是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,从现实情况看,也是教育****、招生****的重灾区,徇私舞弊、弄虚作假的加分乱象频见报端。

这时,我们不妨将视线重新投入到加分初衷上来。会唱越剧能加分,这无疑是从保护地方文化角度出发,抢救即将消亡的传统,弥补越剧后继无人的窘境。但家长担心的,是惶恐自家孩子比不上越剧生的3分之差,还是归根结底地质疑这样的政策会给有心人走旁门左道的机会呢?这么一想,大家忧虑的不是加分本身,而是由加分这项措施可能衍生的地下门道和捷径。

面对目前戏曲艺术不景气的状况,浙江嵊州率先将地方戏曲纳入人们极度重视的中考,也不失为“下策中的上策”。有的家长称,自己没有接触过越剧,孩子的兴趣课及音乐课里也没有涉及,而那些有越剧氛围的家庭的孩子,考试肯定占优势,从而担心考试不公平。但是,这一担忧基本是站不住脚的,早在2012 年,嵊州就在当地中小学校园开设越剧课;有些学校还组建了“小小越剧团”。学生完全可以通过学习来掌握,家庭也应该主动创造一种学习越剧的氛围。因此,家长的这种担忧,实际上是一种消极的逃避态度。

美高梅国际游戏,正因此,去年8月,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说,要按照中考加分项目“只减不增”的原则,减少加分项目,降低加分分值,坚守公平公正的底线。嵊州市教育部门推行的中考加分新政,显然与“只减不增”的原则相抵触,很难说不会为暗箱操作制造空间。

一项政策性加分的出台,首先应当建立在广泛听取各方建议,充分了解民意的基础上,而不是行政部门想当然的一纸文书就决定考生命运。再者,加分过程中的公开透明,公平竞争性也十分重要,而这份公平的维持必然需要一个加分鉴定机构的权威认证,不受外界干扰,只针对加分项进行专业公平评判。保证了加分前的利弊均衡、民意通畅,加分过程中的透明公开,也就不至于出现新闻中大家一听要加分就成“惊弓之鸟”,谈加分色变了。

当然,要实施好这项措施,还应该注意两方面问题:一是考核一定要科学、公平、公正,不能有任何暗箱操作和“猫腻”;二是考核的面可以更宽一些,方式可以更灵活一些。目前,嵊州的戏曲考核仅限于演唱,并且指定了基本唱段。其实和戏曲演唱一样重要的还有戏曲演奏,有的学生也许受限于嗓子条件,唱不好,却可能会演奏。而戏曲演奏人才比演唱人才更难得,因此,可以让学生在演唱与演奏之间自由选择。而演唱内容的选择也可以更宽泛一些、限制更少一些,因为优秀的戏曲剧种都有大量的优秀剧目,“14段经典唱段”的限制并不恰当。

另一方面,传承越剧感知经典未必对所有学生都受用。对于课业繁重的初中生来说,学习任务本就紧张,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来培养自己的越剧特长。对于那些本就出生于越剧世家的孩子而言,中考新政则可谓一大利好,较之普通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,他们有着明显的先天优势。毕竟,从小的耳濡目染,多少都会受到家庭越剧氛围的熏陶。对普通学生来说,却表现出明显的先天不足,有些甚至从未接触涉猎过越剧。

这样可能存在的事后推断,让我们一竿子拍死弘扬传统文化的鼓励性政策,大可不必。当初奔走呼号要重视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,真正落到实处又遭人诟病,如此一来,“行动的矮子”永远迈不开步伐。对传承传统文化的继承者施以加分奖励本没错,关键是如何加,如何公开透明地加,如何在加分的过程中避免变味走样。

不过,话说回来,我们更期待的是,能想出其他更好的办法让传统戏曲走进校园,让更多学生喜欢上传统戏曲,有志于传承传统文化,而不是依靠中高考这种硬性手段来强迫孩子们学习。对此,我们需要做的还有很多。

退一步说,即便先天起跑线相同,但每个学生都是独立的个体,兴趣不一。传承越剧,不可能让每一个学生都爱上越剧,每一个学生也不见得就一定具有学习越剧的天赋与能力。越剧文化终究只是一种素质教育,充其量只是一种个人喜好,只可鼓励不可强求。

所以说,传承越剧弘扬文化,功利刺激不可取,更不应以牺牲教育的公平与正义为代价。如果一味强势推行“学越剧获加分”的中考新政,长远来看,不仅体现不出加分政策的善意初衷,反而可能适得其反,损害了教育的公平与正义,造成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。

本文由美高梅mgm7991官网发布于美高梅国际游戏,转载请注明出处:而如今一道会唱越剧能为中考加三分的政策一经提出,中考加分关系到无数考生的前途和命运

相关阅读